NEWS新闻资讯
两会专题节目预告栏目资讯展会合作

双循环发展新格局下,金融如何将中小企业从死亡线拉回—— 由《品质》运营单位中制智库发起的中国制造大讲堂第六期

日期: 2020-07-07 作者: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7年7月份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是天职,是出发点,也是落脚点。中制智库研究院院长新望认为,这句话隐含着一个点就是金融不是自我循环的,不是自己玩自己的,这是很有转折意义的一件事情。

中制智库研究院院长新望说,另一个变化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现代化经济体系里包含四个方面的现代化即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的现代化。把现代金融和实体经济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上,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而近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2020)开幕上发表书面致辞,强调“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同时提出做好五项重点金融工作,其中就包括服务实体经济,促进经济转型升级。

舆论认为,刘鹤这番讲话背后传递出了不少深意。

在这种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下,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如何?金融到底如何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7月2日晚间,由《品质》运营单位中制智库、新浪财经与工信部华信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美好制造——中国制造大讲堂的第六期”如期进行了网络直播。

直播中,中制智库邀请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黄益平,青年经济学家、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经济学博士、中制智库研究院院长新望三人进行了演讲与对话。以下为摘取的部分内容,每位嘉宾的演讲内容请关注后续报道。

中国金融体系规模大管制多监管弱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黄益平首先回述了中国金融体系过去四十多年来的变化和矛盾。他总结出,中国金融体系如果和国际上做一个比较,有那么几个比较突出的特征,第一个是规模大,第二是管制多,第三是监管弱。

首先是规模。黄益平透露,广义货币供应量是间接反映金融规模的指标,就全世界而言,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可能已经是最大了,即便看广义货币供应量跟GDP的比例,在全世界而言也是名列前茅。另外股市市值世界第二,债券市场规模世界第三。

其次是管制。黄益平表示,目前政府对于金融体系的干预确实还比较多。虽然和1978年相比,干预的程度已经降低了很多,但仍然处于一个市场化的过程,而且,这个市场化的过程有可能是一个相对比较缓慢的过程。

最后是监管。黄益平认为,过去几十年中国的金融体系确实是比较稳定,但这个稳定更多是建立在中国持续的高增长和政府担保之上。“但金融监管能不能守住,就是中央说的不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这个底线,这一点我觉得是值得需要检验的。”

为什么金融体系会不支持实体经济

为什么会出现中小微企业融资难,会出现金融不支持实体经济的现象?黄益平认为核心问题是传统的商业银行不知道怎么对这些中小微企业做风控。比如贷款需要做风控,但传统的风控变化就是三条路——

第一条就看企业的财务数据,所谓的财务数据就是三张表,资产负债表、利润损益表和现金流表,但我们都知道很多中小微企业没有那么多的数据,没有那么规范的数据,没有那么多完整的数据,所以银行有的时候对它束手无策。

第二条就是直接要求抵押贷款,企业如果能给银行提供抵押资产,银行就放心了,这种风控的办法也是比较有效,但大家也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中小微企业都有房产可以抵押,尤其是要多贷一些款,其实也很难。

第三条就是所谓的关系型贷款,或者传统说的软信息,江浙一带有很多中小银行都是这样做的,了解企业家本人、企业家的社会关系、家庭关系好不好,对父母孝顺不孝顺,对朋友之间是不是很讲信用等等,但缺点是成本比较高。

黄益平对目前市面上的一种金融创新即所谓的新型互联网银行给予了肯定。他认为,对于小微企业来说,金融科技这一套风控方法更加有效,第一有数据优势,包括实时和多行为的数据,这和财务数据一比较,确实是有优势。另一方面,新型互联网银行的优势就是机器学习模型,可以抓住很多非线性关系和变量之间的交互作用,最后做出来的对违约的预测比传统的银行更好。

至于现在金融不支持实体经济的根本性原因,在黄益平看来,在于经济要转型了,就是从原来的粗放式增长,未来要变成一种创新驱动型增长,“过去我们叫要素投入型增长,未来是创新驱动型增长,但是我们的金融体系没有跟着转过来。”

中国企业的融资模式需要双轮驱动

金融如何支持实体经济?黄益平认为具体做法上,一方面需要更多发展资本市场,另外一方面在支持创新和支持小微企业方面,也需要做很多金融创新。比较好的就是两条腿走路,一条腿就是线下中小银行用软信息,一条就是线上的新型互联网银行,用大数据。

管清友则认为,金融如何支持实体经济或者说服务制造业,同一个制造业企业在不同时期需要的金融服务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对于处在中后期的制造业企业,比较成熟了,毫无疑问,银行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对于很多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等处在初期的制造业企业,天然的合作伙伴是VC/PE。

至于疫情期间金融怎样支持制造业的中小型企业,黄益平说,中国的政策与其他国家有点不太一样,主要有三大项,第一是固定资产投资,第二是减免税收,第三是公共卫生开支。但是,直接把钱送到中小企业和老百姓手上的渠道不多

因此,黄益平认为,中国的金融结构要创新,资本市场要发展,但同时如果能像德国和日本那样,能很好的利用间接融资渠道发挥商业银行的作用,能学到一些德国和日本是怎么用商业银行支持它的技术创新、经济创新,这样还能走更长的路。

管清友则认为,中国不大可能走向所谓的直接融资为主的这种模式,美国的直接融资为主模式,日本和德国的间接融资为主模式,都是中国比较好的参照。

但管清友同时认为,由于中国的金融结构以银行为主,同时又以国有金融机构为主,这两个特点决定中国很难实现完全的以直接融资或者以资本市场主导的这种融资结构的转变。比较可能的情况,是间接融资加直接融资的双轮驱动模式。

“美好制造”中国制造大讲堂由中制智库和新浪财经、工信部华信研究院联合出品,香港城市大学EMBA(中文)协办、学术支持,“中制智库”官方抖音以及多媒体平台同步直播,新浪财经源发,网易财经、凤凰财经、搜狐财经、和讯财经、36氪、优酷财经、新浪微博等多家媒体平台联播,基于小鱼易连专业直播平台和讯飞听见语音转写平台,采用云端座谈、线上交流的形式,每期课堂邀请政商学媒等专业人士,从不同的角度为当下经济发展和制造业走势带来精彩的解读。

go top